仙武同修白月满寒山位置

2021-01-24 03:38:31 单机资讯

仙武同修 2383 白月满寒山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贫僧法号彦尘,奉师尊之命,带萧晨回灵隐寺受罚。”

法号响起的瞬间,有银色光芒,划破天穹。

光芒随着声音一同落下,却是一名少年僧人,唇红齿白,明眸皓齿,容貌俊秀,稚气未脱。

明明就是一个小沙弥,却口口声声自称贫僧,本有些滑稽的场面。

奈何这小和尚,长的实在太过俊秀,给人的感觉却是系统先进且极其敏感颇为可爱。

太庙宗祖皱眉道:“小和尚,这里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速速离去。”

彦尘严肃的道:把服务当家务“见过宗祖,这是方丈亲笔手令,这是我师尊虚云的手令,还请宗祖过目。”

两分手令,一份是灵隐寺方丈,另一份是虚云大师。

“宗祖!”

大皇子王斐眼中闪过一丝焦虑,沉声劝道,想让其不要管太多,直接拿下萧晨。

“稍安勿躁。”

太庙宗祖眼中闪过一缕狐疑的神色,接过两份手令,片刻后神色大变。

方丈大师的亲笔令,上面写着萧晨在灵山之下,大闹炎城,波及不少寺庙,捣毁香火,罪不可赦。特此派彦尘下山,捉拿萧晨回寺受罚,以净化其心,洗清罪孽。

另外一份,则是虚云大师的手令,指在证明小和尚的身份不假,却是他的弟子。

两份手令,互相补充,千真万确,绝对错不了。

太庙宗老有心想要找些错漏,也瞧不出半点破绽,只得无奈归还手令。

“萧晨!你率众在炎城闹事,破坏佛门寺庙,伤及无辜香客。罪孽深重,本人,奉师门之命,捉你回去赎罪。”

彦尘接过手令,神情凝重的来到萧晨面前,沉声道:“认不认罪。”

旁人只觉得有些尴尬,闹出这么大的事,几乎毁了小半个炎城,大皇子手下死的人更是不少。

最后萧晨,竟然要被灵隐寺以破坏寺庙,伤及香客带走。

明眼看上去是要制裁萧晨,实际上,分明是在给其开脱。

“破坏寺庙,确实不该。”

被太庙宗祖带走,鬼知道还能不能回来,小和尚出现的很及时,萧晨自然没有拒绝其人情的理由。

啪!

彦尘跳起来,猛的拍了萧晨的脑袋,怒道:“一点诚意都没有,你还真是罪孽深重,跟我走。”

萧晨被拍的有些懵,然后被彦尘迅速带走,留下目瞪口呆的一群人。

“彦尘,彦尘……这法号怎么听着有些熟悉……”

大皇子嘀咕几句,眼中闪过一丝狐疑,半响后猛然惊醒道:“是他,银刀小魔僧!”

众人这才恍然惊醒,联想起小和尚出场时的银色虹光,还真是银刀小魔僧。

“宗祖,这其中说不定有诈。那银刀小魔僧,声名狼藉,在寺内颇不受待见,方丈怎么可能将这么重要的是交给他。”

大皇子王斐眼中精光闪烁,沉声说道。

太庙宗祖反应过来,放眼去看,可哪里还有萧晨和小和尚。

城外。

啪啪啪!

萧晨不断拍打着小和尚光溜溜的脑袋,轻声道:“你这家伙,没大没小,竟然当众打起了大哥。”

“疼疼疼,大哥别打了。”

小和尚两手捂着脑袋,左闪右避,不断叫痛。

萧晨收手,沉吟道:“你这手令,应该是假的,看你这么急匆匆要走的模样。”

彦尘笑道:“手令不假,不过什么破坏寺庙,伤及香客是我瞎掰的。师尊只是想见见你,让我请你来一趟,我下山之前,可不知道你闯出这么大的祸,所以只能瞎掰一个理由带你走了。”

萧晨哑然失笑:“你倒是蛮聪明的,走吧,灵隐寺,我也想去瞧一瞧。”

佛门第一圣地灵隐寺,统领天下佛教,萧晨与佛有缘。尤其是他修炼摩耶破戒刀,还是佛门禁术,或许能在灵隐寺有所突破。

两人不敢逗留太久,迅速赶往帝都炎城外的灵鹫山。

灵鹫山上,寺庙众多,佛光四溢,香客不绝,都是恢弘大寺。

即便帝都炎城,刚才发生了如此大的风波,此刻香客依然是源源不断,络绎不绝。

其中既有普通的凡人,也有修为参吃不齐的武者,高手弱者皆有。

众生百态,各有不同,唯一相同的便是虔诚的向佛之心。

山脚之下,萧晨遥望这座圣山,感受到浑厚而深沉的信仰之力,蕴含在山中。

那是一种,浩瀚如海洋,传承无数机缘。

源源不断的香客,积累下来的信仰之力,佛陀接受信仰之力,享用香火。而后在传导给信徒,形成有序的循环,如此周而复始,不断积累。

便造成了萧晨现在看到的这般景象,恢弘庞大,不可琢磨。

那香火凝聚的信仰之海,深处其中,感觉就像是蚂蚁一般微弱和渺小。

当然,普通人并不能感受到其中玄妙。

他们的直观感受,便是佛光加持,身心宁静,从而更加虔诚。

顺着山路,走了片刻,沿途可见诸多寺庙,藏在山林之间,香火鼎盛,佛光浓郁。

让这座灵鹫山,像是完全沐浴在佛光中,行走其中,都有一股登临极乐之所的奇妙感。

在那山巅之上,迦叶佛祖的巨大金身存在,身后光芒万丈,引导着山下来的所有信徒。

佛祖身后,还有菩萨和罗汉,若隐若现,皆是庄严神圣,不可亵渎。

“听说灵隐寺,不在这众山之间,凡人走遍群山也无法寻到。那它,是在迦叶佛祖的那片佛光之中嘛?”

萧晨猜测,灵隐寺可能便存在于迦叶佛祖身后的佛光秘境中,需要某些身份才能进入。

“大哥,这你还真猜错了。灵隐寺,并不在那迦叶佛祖的身后,也不存在与什么秘境之中,它就在这山林之间,跟我来!“

小和尚神秘一笑,领着萧晨窜入一个僻静足总担心支付高额违约金而没有动作的小道,路虽隐蔽,可若用心也能发现。

山间小道,年久失修,看上去已经有了很多年头。

在山中大道上,即便天色已暗,可佛光照耀下,却依旧如白日般光明。

进入这古径,却像是立刻进入了另外一番世界,阴冷偏僻昏暗,但却显得更为真实。

荒僻的古路旁,栽种着一颗颗青葱的松树,在风中微动。

白色的月光,有些迷蒙的洒在小道上,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照明的视线。

萧晨体会道一种玄妙的意境,却心中狐疑,难道灵隐寺就在这条古路的尽头。

如果是的话,也未免有些简陋。

此地虽说偏僻,可若信徒有心去找,绝对是可以寻到的。因为既无幻阵,也不是什么秘境,就是条简单单的青松古路。

正惊疑不定间,有暗香浮动,幽幽传来。

抬头看去,一间颇为平凡的老旧寺庙,出现在前方十里外。

庙前种着几颗桂树,在白色月光照耀下,桂花像是沐浴着一层淡淡的丝带。

十里距离,萧晨肉眼便可清晰的看到,庙门上写的就是灵隐寺三个字。

“还真是灵隐寺!”

萧晨眼中闪过一丝意外,喃喃自语,有些不可置信。

“青松临古路,白月满寒山。曲径通幽处,正是灵隐寺。”

后面突然响起一道轻吟声,萧晨转头看去,就见一中年人手持折扇,腰佩长剑。龙行虎步,器宇不凡,眉宇间暗藏帝皇之气,徐徐而至,却自由一股排山倒海的压力袭来。

来人没有刻意隐藏这虽然去年肉价曾一路走低股大势,就在萧晨准备暗自运用龙威抵挡之时,却发现那股大势已经无声无息将他包裹其中。

却并未有所不适,反而异常和谐,好像自己本身就处在这种大势中一样。

“年轻人,不用怀疑,这里就是货真价实的灵隐寺。”

来人嘴角带着一丝笑意,甩开折扇,轻声说道。

萧晨谨慎的道:“阁下是皇室中的哪位高人?”

实力深不可测,身上皇威比之诸多皇子,不知要高多少。萧晨刚刚大闹炎城,与皇室中人产生纠葛,陡然看见皇室高手,难免小心翼翼。

“你又是何人?是天盟萧晨,还是龙族萧晨,又或者只是为了师侄,冲冠一怒的刀客萧晨?”

中年人微微一笑,不答反问。

趁着萧晨迟疑之际,笑道:“所以不用在意我是谁,你我现在,都只是前往灵隐寺的香客。”

说罢,不待萧晨答话,径直走向寺庙。

看着此人背影,萧晨沉吟道:“好强,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可战胜。”

“废话不是吗?他是当朝炎皇,在这炎武皇朝的地界内,虚神都不一定是他对手,何况是大哥你。”

小和尚在一旁不屑地道。

萧晨顿时一惊,这才猛然响起,那人腰间佩剑,和当初现身千金楼的炎皇剑一模一样。

西安包皮过长哪家好重庆荨麻疹梧州哪家医院治白癜风好

乌鲁木齐医院哪家治疗白癜风好南通治疗子宫内膜炎多少钱沈阳治疗男性功能障碍多少钱

西安前列腺炎治疗费用
三门峡治疗白癜风花多少钱
达比加群脂是什么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