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纹夜第五百二十一章回宫位置位置

2021-01-26 03:28:56 网游资讯

破纹夜 第五百二十一章──回宫

第五百二十一章──回宫

七先生与左家少主左成哲相交莫逆,这也是天下皆知之事。

只是他们低估了七先生,为了这段友情能做到的事情。

甫刚下山便到了黄府,这等强烈的决心,足以震慑天下。毕竟谁也不想胡乱与云府作对,而有了七先生在背后的左家,显然已经与云府拉上了关系。

…………

南皇城外震惊,但城内全清宫中却仍然平静如旧。

叱咤殿中花园。

一名蓝发青年闭目,盘膝而坐。

身周却有着浪涛之声拍打,彷佛他身处汪洋之中,却自巍然不动。

只是在那如浪涛般的纹力外,有着无数道细剑悬浮着,如同银色的风雨,不断侵袭着这如海浪般的纹力光罩。

偌大的花园间,纹力之间互相碰撞,激起地面的落花,又在剎那化成无数彩色的细粉,随风飘散回荡。

纹力消退,只有弥漫整座园子的彩色细粉,才证明刚才的碰撞。

蓝发青年站起来,面多家企业发布声明撇清与强冠的关系上露出微笑。

只是那微笑中,却又带着难隐的贵气,彷佛天之骄子,人中龙凤般的自然而来的贵气:「李兄的【细雨剑】越发精纯,若是再过一段时间,恐怕连我也挡不住了。」

站在他对面的青年从腰间抽出折扇打开,笑着道:「殿下太过客气,只不过是殿下自发的纹力真元力场而已。殿下人中之龙,单以修行天赋足以是自蓝始皇以来最强大的皇族子弟。」

此蓝发青年,自然便是蓝咤。

四年过后,蓝咤也成熟了不少。只是不同的是,他没有像以往那些蓝氏皇族弟子一样放弃修练而学习如何治天下,他把更多的时间投放在修行中。

对此,其父蓝镇没有任何意见,任其喜好。

按蓝镇的话,他还能活数十年,这数十年间都仍能撑起南方这片天。在这段时间时,蓝咤可以做任何他觉得对的事。

蓝镇选择了修行。

继承了【百川】,他没有打算放任这种天赋。或许是因为那两道已隐入云雾间不见其踪的背影?想到这里,他轻声道:「听闻,那两人已经下山。」

对面那名青年手中折扇微滞,面上笑容仍然,但却变得森然起来:「正好。」

「云府下山,世人皆能挑战,而且不能避战。」他手中折扇陡然收起:「我倒想看看云府有多大的魔力,能将徐焰那个只会锻造的无脑废物教成哪一个样子。」

蓝咤面上神情不变,他本就打算让此人去探路。以他现在的身份地位,已经不能去随意挑战。他是当今太子,而且在这个年纪已经无法随意去挑战。

因为若输了,便再不能像四年前以年纪小来说过去。

他微笑拱手:「先祝李兄击败云府弟子,名动天下。」

但蓝咤的眼角却是看到青年背后那个殿门闪过的倩影,眼神一动:「李兄,失陪。」

…………

靳行坐在大厅,细心地泡着茶。

他一直都不太擅长这回事。

哪怕他从小都替着蓝镇泡茶,但总是被蓝镇笑骂着难喝,却又随意的喝下。然后到了他成为蓝朝以来第一个变更主人的影子,却反而由主人替他泡着茶。

但时间这回事着实很厉害。

四年过后,因为蓝明心走进了云雾间,云深不知处。

他又一下子的闲了起来。

而不停地在练功房练习所以他学着泡茶沏茶,四年过去,他的茶泡得不错。当然,也因为在宫内有无数珍贵的茶叶供他泡浸。

此刻他小心的分着茶,杯子倒至六分满,物我两忘。

突然,一道欢快的声音传来:「靳叔叔,我回来啦。」

靳行差点没把珍贵的紫砂茶壶给扔烂,看向门外,一抹蓝发的倩影巧笑嫣然的立于厅门外,蓝发在宫内没有再做任何掩饰之法,梳得整齐的马尾,笑得像一头小狐狸般的眼楮。

四度春秋过去,蓝明心也由当年那个只会动辄哭鼻子的小女孩,长得婷婷玉立。那已然成长起来的身体,浑身散发着青春的活力。若非徐焰与金千机同样长得很高,蓝明心可以说是这四年间变得最大的一个人。

只是正如一直以来她的形象,她从来都不好看,长相也没有什么特点,真要说的话,就只有那头象征高贵的蓝色长发。但她却很耐看,很像一副寻常家庭里放在厅间里的墙画。

往往不是最好看最惊艳,但却是最耐看的。

靳行看得惊呆了,也顾不得什么便想要跪下拜见,却被蓝明心嗔道:「靳叔叔,才四年不见,怎么都忘了我们之间不用如此礼数?」

靳行那张总是平静的脸庞此刻笑得很高兴:「呵呵呵,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蓝明心也笑得很快乐,说句不客气的。比起蓝镇,靳行于她而言更像是父亲。

只见蓝明心拉起了衣袖:「今晚让我来下厨!在云府,我可是跟着三先生学了不少新的菜色呢!」

靳行心疼的道:「要不先休息休息?毕竟舟车劳顿……」

蓝明心有点哭笑不得:「靳叔叔,我们是透过传送阵回来的!」

本来能化成黑影通行天下的靳行不应该如此愚顿,但此刻他的脑瓜确实有点转不太开:「喔喔……好的好的,回来就好。」他一直呆笑着,像是看着多年未归的女儿。

在【明心殿】外不远处,一抹身影悄然立于墙沿,只露出半个身影。他的眼睛能越过数米距离,清楚的落在灶房中的蓝明心身上。

「回来了吗……」

蓝咤低声道,面上尽是复杂之色。

…………

是日晚上,湖畔小屋迎来了客人。

这客人来得莫名其妙,但却在徐焰意料之中。

徐焰哈哈大笑,二人抱了一抱。

来者面上总是挂着一副死板脸,骤眼看去还以为是家里死人般木无表情。只有当看着徐焰时,面上才会泛过一抹柔和:「四年过后,个子都快要长得比我高了。」

来者,正是左成哲。

可以说,左成哲是由小看着他长大。每每回想起在至南城里,那个光头的孩子在操场上,为了免费的一等餐而在操场跑圈的样子,他都会有满心感慨。

芪苈强心胶囊治心慌石家庄治疗阴道炎费用西宁哪家治疗妇科医院好

武汉白癜风长沙阳痿治疗费用南宁治疗包皮过长哪家好

成都前列腺医院
贵阳哪家妇科好
合肥治疗白癜风哪家好
友情链接